关于特斯拉私有化的更新

正如我上周二所宣布的,我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因为我相信这对股东有利,让特斯拉能够以最佳状态运营,并推进我们加速向可持续能源转变的愿景。在我继续考虑这个问题时,我想回答自上星期二以来所提出的一些问题。

到目前为止发生了什么?
8月2日,我以个人身份通知特斯拉董事会,我想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这个价格相比当时的每股350美元的股价(每股350美元的股价已经反映了自8月1日公布第二季度收益前到当时已经上涨的16%)溢价了20%。我的提议基于这样的结构,即任何希望继续持有私有化后特斯拉股票的股东仍然可以继续持有,而我会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买进愿意放弃股票的股东们的股票。

在董事会的外部董事首次讨论了我的提议后(我没有参加,Kimbal也没有参加),董事会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在那次会议上,我将已经发生的有关融资的讨论告知了董事会(下文会详细介绍),并解释为何这样会更符合特斯拉的长远利益。

会议末尾,大家同意作为下一步,我将会和特斯拉的最大股东们沟通。一直以来,特斯拉的最大投资者们一直非常支持特斯拉,了解他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继续作为私有化特斯拉的股东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他们在别人质疑特斯拉时相信特斯拉,他们是最相信我们未来的人。我告知董事会,我会在讨论过这些问题后再回来报告。

我为何公布?
我能够和我们的最大股东们进行有意义的讨论的唯一方法,就是坦率而完整地告诉他们我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然而,仅与最大投资者们分享有关私有化的信息,而不同时与所有特斯拉投资者分享相同的信息,是不正确的。因此,我很清楚,公开宣布我的意向是正确的。需要指出的是,我公开此信息时,如我在这篇博客所言以及其它所有关于此话题的讨论一样,我是以自己作为一名特斯拉的可能竞买者的立场而做出的。

我为什么说“资金有保障”?
两年前,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Saudi Arabian sovereign wealth fund)多次就“特斯拉私有化”与我沟通。他们在2017年初和我首次会面并表达了关于此的兴趣,因为需要从石油转向多元化。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他们又与我进行了几次会谈,重申对此的兴趣,并试图推动即将进行的私有化交易。显然,沙特主权基金拥有足够的资本来实现此交易。

最近,在沙特阿拉伯的基金通过公开市场买进特斯拉约5%的股份后,他们主动要求再次进行会晤。那次会议于7月31日举行。沙特阿拉伯的基金董事总经理对于我之前没有与他们推进私有化交易而表示遗憾,并且他表示将强烈支持特斯拉在此时进行私有化交易。我从他了解到,他们不需要其他决策者的批准,并且渴望推进私有化。

7月31日会议结束时,我对与沙特主权基金的交易能够成形,推动私有化进程只是一个程序问题是没有疑问的。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8月7日的声明中提到“资金有保障”的原因。

在8月7日公布这一消息后,我继续与沙特基金的董事总经理进行沟通。他表示支持在完成财务和其它尽职调查,以及内部为获得批准而进行的审查程序后继续进行私有化进程。他同时要求提供更多有关公司实现私有化的细节,包括所需的比例以及监管要求。

此外还需要强调的是,在任何人决定私有化之前,都会要求提供完整细节,也包括提议的性质和资金来源。然而,现在这么做还为时尚早。我继续和沙特基金沟通,也同时在和其他多位投资者进行讨论,我一直计划这样做,因为我希望特斯拉仍然可以继续拥有广泛的投资者基础。在向独立董事会成员提出详细方案之前,最好先完成这些讨论。

同样值得明确的是,私有化所需的大部分资金将通过股权融资,而非债务融资,这意味着,这将与企业私有化通常所使用的标准杠杆买进结构不同。我不认为让特斯拉背负巨额债务是明智的选择。

因此,有报道称,特斯拉需要超过700亿美元才能实现私有化,这大大夸张了实际的资本需求。每股420美元的买断价格仅适用于在特斯拉私有化后不再持股的特斯拉股东。我目前能做的最佳估计,就是所有投资者所持的大约有三分之二的股票将转投私有化的特斯拉。

下一步是什么?
如之前所提到的,我上周二宣布这一消息,是因为我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公平的,所有的投资者都应同时享有相同的信息。我将继续与投资者对话,并且我也聘请顾问调查一系列可能的架构和选择。除此之外,这也会让我更准确的了解到,如果特斯拉私有化,特斯拉现有的公众股东中有多少会继续是股东。

最终提案一旦被提交,特斯拉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将会进行适当的评估,据我所知,该委员会已经在法律顾问的协助下进行组建。如果经过董事会的程序该计划最终获得批准,还需要获得所有必要的监管部门的批准,并且该计划会被提交给特斯拉的股东们进行表决。